Search

Visiting My“Q Branch”

今天到Q Branch要完成兩個任務,第一個就是製作呈現特殊心臟手術視野的黏土模型。這是一種跨領域溝通,只是不是用言語而是使用”眼見即所得”的方式來跟繪圖工程師溝通。我使用黏土手做出一個最近觀察到的先天性心臟結構異常,然後依照手術視野的方式來做了幾個分鏡模組然後讓工程師一一拍照,讓她有信心用3D繪圖軟體來把這個立體結構(包含它所在的空間)畫出來送去打樣。這就花了我兩個多小時。我笑著告訴徐博士說,以後我們可以開一個課程叫做”如何製造我的3D手術模擬器”。雖然這個名字還挺高大上的,但是其實就是個比較專業的捏麵人。然而千萬不要小看”捏麵人”這件事,如果做得好的話事實上是一個很棒的手術教學型態,尤其是在一些很精細或少見的手術。因為這種手術視野通常很小,可能除了第一助手以外的人都無法完整地觀察到手術進行。如同在美劇”實習醫師”影集裡面所演出的,主治醫師可以在術前或是術後和醫學生們做深入的教學討論,但是在手術的時候觀察者們都是聚集在手術室上方的教室,來觀看經由設置在頭燈或是手術燈上的攝影機所擷取到的手術過程。因為醫療團隊是全神貫注在開刀,也不可能有人分神來給手術室裡的觀察者一一說明手術的過程。所以如果能夠透過3D模型來做沒有壓力的手術教學,應該效果不錯。當然針對困難的手術,外科醫師可以在進行手術之前透過客製化的手術模擬器來練習,以增加手術的安全性,這個場景在日劇醫龍上面也有出現過。

第二個任務就是測試我們血管結紮的教學模擬器,這個模擬器的用途就是測試學員做血管結紮的時候能不能夠把線綁緊。當我們把矽膠做的小血管架在模擬器上的時候就可以請學員用適合的線材結紮血管。綁了8到10個結之後我們會取下血管注水作壓力測試,看看要用多少的壓力才能讓被結紮的血管開始滲漏。當然這不一定非常符合真實場景的,因為每一個血管上游的壓力可能都不一樣,而且非常用力綁線的話可能會撕裂血管。但是我們必須要科學化教學的數據,將它們轉化成對臨床訓練有幫忙的數值資料庫作為學習參考,最後成為受訓學員們的深刻記憶,使得他們將來在相關的臨床工作上面能夠更容易地把事情做對做好。如果沒有做到這件事,那我們各式各樣的教學活動就像是在帶小朋友做團康一樣,船過水無痕,沒有什麼價值。

忙碌了半天之後,接下來我就要等著在6月20號的外科縫合營裡面,招呼我們的外科學員們來試乘Q branch為他們所製作的模型版Aston Martin啦! 相信我在裡面一定能看得到未來的James Bond.


356 views

武孟餘 醫師的健康講座與教學影片請見

  • Facebook Social Icon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