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 Vision of “Q Branch”

Updated: Jun 7

"Q Branch” 這個標題源自於很久以前我所看過的一部007系列電影,Q是表示Quartermaster Lab (軍需庫)。Q Branch的負責人當然就是Q博士,他專門負責設計和開發頂級情報員所需的各式各樣精密配備,包括可以飛天遁地的交通工具。記得在Pierce Brosnan飾演James Bond的”Die Another Day”中,Bond出任務之前先來拜訪了位於英國秘勤局總部地下深處的Q Branch。白髮大叔Q博士向Bond介紹一輛專門為他改裝的Aston Martin Vanquish。當Bond坐進駕駛艙,車窗外的Q博士正拿起一本厚厚的說明書要為他解說車內配備按鈕時,只見Bond把油門一踩,一騎絕塵地去實測新坐騎的能耐了,最後被車尾煙熏了滿臉的Q博士只能氣得吹鬍子瞪眼睛。這一幕讓我印像深刻的原因是我R1的時候,有一個人對我說,"我覺得我就是一輛法拉利,我想開快的時候就開快,想開慢的時候就開慢,一切操之在我"。說這個話的是位內科R3學長,他在醫學系畢業後沒有直接投身臨床,而是去了美國頂尖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才再回國做住院醫師。我在之前輪值到分院的加護病房時,因為照會內科而認識了這位優秀的傳奇人物,也承蒙學長對我在重症病患照顧上許多精闢的提點。回到總院後有次夜晚值班的時候,我們在醫學大樓2樓的電梯間偶遇。打個招呼後我隨口就向到同樣是在值班的他請益,要如何適應這累人的住院醫師生活和沉重的臨床學習壓力呢? 只見他抬起滿是疲憊的臉,卻對我說出這句充滿自信的話。

開始擔任臨床教師之後我時不時的想起學長的這句話, 套一句印度大哲泰戈爾的名言, “不要用自己的見識限制孩子,因为他出生在與你不同的時代"。在各行各業中,只要是需要從手做獲得經驗的工作,我們的學習是真切地受到階級的限制。對於資質普通的人來說,隨著大部隊前進是一種保護;但是對於資質超卓的人來說,這可能是一種妨礙成長的設置。如何讓這些 Ferrari或Aston Martin在為了Ford和Volks Wegan所設置的賽道上仍然有機會盡情奔馳;或者說誘發Ford和Volks Wegan的潛能,發現自己也可以升級超跑,是我對外科醫學訓練教育的夢想。就像我常常對學員說的,”希望這個訓練讓你在以後第一次執行實際操作的時候,如果你不說,你身邊的人都看不出來你是第一次”。 醫生需要練習才能熟練使用各種工具來開刀畢竟是一個事實,沒有人是天縱英才不需要學習就會做手術的。為了滿足這個需要,我想我需要一個Q branch。

下了班之後就開車到了位於八德路的工作室。總指導徐博士跟我是老朋友,從我在唸第一個碩士班開始算起,應該我們認識了有十年了吧。當時我們一起在教授的醫學工程實驗室裡面做大動物的心血管實驗, 那是一個真正的Quartermaster Lab。兩層樓的實驗室樓下是動物手術房,設備不比醫學中心的手術室來得差。除了一般的氣麻機以及生理監視器之外,還有配備簡易的體外循環機以及主動脈氣球幫浦。樓上是流體力學實驗室,有按照流體力學建立的心血管模擬器,可以自生體外收集模具的工作數據。那時候教授拿給我看一本頗有年代的書,裡面用艱深的數學理論來解析整個心血管系統的運作。教授告訴我,設計一個左心輔助器的難度並不亞於設計一個太空梭。因為你要讓這個裝置在體內與血液接觸的小幫浦,每分鐘可以運轉幾千甚至一萬轉還不會讓血液熱到沸騰,把人煮熟;這跟太空梭要用高速穿越大氣層卻不會因為高熱而爆炸是同樣的難度。在持續好幾年與實驗室的合作裡,我負責給動物做手術,而徐博士負責其他的一切。他的業務範圍除了模具繪圖與製造的大小事之外,他還要作為第一助手幫我拉勾。當時我覺得他是一個handyman而且雙商俱高,因為只有他能夠跟實驗室裡面來來去去的一眾外科醫生有成功的合作。後來實驗室慢慢變成了公司,合作的重心轉往美國,他決定回台北自己創業,使用3D列印技術製作各式各樣的醫學模擬器,所以我們兩個年屆不惑的人又碰到一起, dream the “ I’m possible” dream。


158 views

武孟餘 醫師的健康講座與教學影片請見

  • Facebook Social Icon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