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Heraklas on Knots: 外科打結的故事


過去的一年裡面感謝國科會計畫的支持,讓我有機會跟Q Lab一起合作製造出一個外科打結訓練平台, 我給它起名字叫Surgtie, 雖然這個名字已經被Covidien公司先註冊了, 他們的產品是一個在腹腔鏡或是胸腔鏡中結紮器官的工具(例如治療氣胸的時候, 用它來像套索一樣套住然後綁緊具有破裂肺泡的肺葉尖端)。 但是我第一個為我們的訓練平台想到的名字就是Surgtie,很直觀的說明它就是一個用來訓練外科打結的工具。 根據教育理論中的建構主義(Constructivism ), 給週邊環境的事物命名(Name)是我們從幼兒時期就有的本能。 聖經裡面創世記也有記載, 神在創造亞當之後給他的一個工作就是看守和修理伊甸園, 第二個工作就是神把自己創造的飛禽走獸帶到亞當面前讓他命名。 以前我看見這一段的時候, 只覺得命名是一個充滿創意以及影響力的工作, 它反映了你對這件事物的認知與期待, 也會深深的影響這件事物未來的發展 (所以聖經中不斷的在強調一個人的名字是非常的重要)。 現在學習過教育理論之後, 我好奇亞當是如何學習命名這件事的。 其實神已經示範給他看了, 在讓他給動物命名之前, 神帶他探訪伊甸園了, 並且吩咐他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可以吃, 唯獨”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不可吃。 可見神已經將植物命名了, 而命名的規則可能也教導亞當了。 所以之後神讓亞當發揮他對動物們的理解來命名(賦予意義), 但是夏娃可能有不同的想法, 所以蛇才在夏娃的耳朵邊說得上話。 否則根據亞當的認知, 他應該會對蛇避之唯恐不及吧。 這就是建構主義的意義, “世界是客觀存在的,但是對於世界的理解和賦予的意義都是每個人自己決定的, 所以我們是活在我們自己的頭腦創建的世界” (摘錄自維基百科)。

當你決定要教導一個課程的時候, 你要盡可能了解這個課程主題的所有面向, 而不是只是教導自己知道的那一塊而已, 如果只是這樣是沒有辦法達到教學相長的。 我日常主要是使用單手打滑結和使用器械打外科結, 關於其它的結我或許做過但是沒有深入研究。 在我還是個初學者的時候, 我並沒有花時間去了解為什麼要這樣打結,或者是這個結實際上是長什麼樣子。 我只是要趕快模仿老師把它學以致用, 否則上刀的時候就會”跌股”。 現在為了做課程, 我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去收集關於打結的資料,我發現在外科的大部頭教科書上現在早就沒有關於外科打結的資料了, 反而是一些生產線材的公司如J &J 或者是B Braun有出版幾個很實用的外科打結手冊。 所以我必須要去參考這些手冊弄清楚有哪些常用的打結方法, 打出來的結是長什麼樣, 最重要的是怎麼把它做出來。 把這些動作與程序這種內隱知識(Tacit knowledge)外顯出來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我自己也花了很多時間才搞懂, 做了很多像圖譜一樣的分鏡圖來向學員傳授自己對外科打結的動作理解, 因為如果只是看錄影帶, 有的時候在一些看不見的角度, 你就不知道為什麼這隻手指就把線勾到這裡了, 然後一拉就形成了結。 這個狀況是在實際操作的時候每一個學員都會發生的問題, 他們必須要左右觀察我的做法, 我也需要隨時在哪一個人有問題的時候停頓下來讓他們觀察, 同時也觀察他們是在哪裡出了問題。對新手來說, 外科技巧的學習真的是非常個人化的,而有經驗的老師就是一個最大的資源限制。在這一個工時降低, 而學員們也會越來越習慣下班就離開醫院的環境之下, 如果要促進學員自主學習的話, 老師在製作教材上一定要更花一點心思。根據”近側發展區(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理論, 如果老師可以對學習的主體有一些背景的說明, 增加學生們對這件事在他們生活經驗中的聯想 , 就可能加速他們在訓練之中對新知識的獲得。 舉例而言, 如果這個學生曾經投入童軍團學習打一些繩結, 或是曾經學習過如何把遊艇用繩索栓在碼頭上的話, 他可能就比較容易學會外科打結。

最後, 我要為讀者來介紹對打結技巧的歷史考究, 主要的參考資料是一篇來自荷蘭的腫瘤外科醫師Hage教授在2008年於Journal of world surgery 發表的論文”Heraklas on Knots: Sixteen Surgical Nooses and Knots from the First Century A。D。”。 根據他的考究, 最早有系統性的描述外科打結的作者是生活在公元1世紀的希臘醫生Heraklas。他寫了一篇簡短文章描述用於固定外科/骨科病人患肢的16種打結方式, 當然這些繩結的面貌還有用途經過漫長的時間都有了很大的變化。作者認為除了需要讓Heraklas的貢獻在外科歷史上得到適當的承認和記錄, 最重要的是現在因為腹腔鏡或是微創手術的盛行, 在狹小空間面對虛擬影像用長器械打結, 外科醫生有可能需要知道更多的打結方式來完成多樣的任務。所以作者研究了現存最古老的Heraklas論文手稿的權威希臘版,以及過去六個世紀以來對他的文章發表的各種圖解,還在當代文獻中搜索了Heraklas結的當前應用,他發現這16個結中的7個仍被應用於現代外科手術,其中4個甚至是最近被重新啟用的。透過這篇文章我才發現,原來我們常用的平結與滑結是從2000年前就已經存在的技術了。 如同作者的結論, 如果我們搜索得夠深、夠遠、夠久,就可能發現當代的外科技術很久以前就已經存在了, 而我們可能可以從古代的做法裡面尋求到今日的創新。 這也是在最近的”創新與企業經營”的課程裡面教授一再強調的概念, 所以對於充滿創意的人來說, 日光底下是有新事(應用)的。 就把這個作為我新書的前言吧!



5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