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pprenticeship:醫學訓練的師徒制

Updated: Jul 16

在寫上一篇文章的時候,我提到當我成為臨床教師約20年之後我才體認到我以前竟然沒有學過”教與學的科學”,但是我們不是常常在教學嗎? 我思索了一陣子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解釋。今天看完門診之後在回辦公室的路上碰見了內科的好友閒聊了一下,他說他感覺醫學教育現在好像慢慢變成一個獨立發展的學門,但是他覺得裡面似乎很空洞,他也看不出來就算這個學門獨立發展以後會對於現在的臨床教學有什麼實質的幫助。我說那我就先把表面做好,先借用教育理論把多媒體醫學教案還有專屬的傳播平台做好,做多了就會有內容了。

言談之中我產生了一個想法,為什麼我20年的醫學生涯沒有學過教育理論呢? 因為原來醫學與教育本來就是不同的兩個學門醫生的訓練過程跟其他手藝人一樣,其實就只有學徒制的做中學。我們要教我們的學徒關於人體巨觀和微觀的各種運作,然後怎麼辨識各樣的資訊來定義與解決病人的問題。所以探索疾病的生物本質,利用科技還有邏輯思考來偵測病人的問題,最終發展更好的治療來解決問題就是醫學研究的重點,”See one, do one, teach one” 就是唯一圭臬,大家都是這樣”依樣畫葫蘆”長大的,哪裡有甚麼教育理論。當然教育學有它類似醫學發展的重點脈絡,應該就是智能產生的原理,然後怎麼定義與偵測學習不良的訊號,以及發展更好的學習方式來解決學習者的問題。那為什麼醫學與教育會產生連結呢? 我想是因為醫學的發展越來越複雜,但是學徒受訓練的時間卻因為工時的限制是越來越短,管理者無法再接受沒有效率的類似看天吃飯的師徒制。也因為年輕人對未來生活的期待比起前人也產生了變化,有些訓練時間很長的科別開始無法招募到足夠的新血,故有些美國與日本的醫學教育者對於這樣的科別提出了要縮短考專科執照的訓練年限的建議,認為可以提早結訓出來開始執業賺錢可能可以增加對潛在學徒的吸引力。在這樣的大前提下,管理者必須要責成教育訓練單位向教育學取經,要如何把這些職前(大學)與職場(臨床)訓練從”無菜單料理”改成”有菜單料理” 。有了菜單與滿意度問卷才有管理還有評核教育品質的依據,才能利用這些指標作滾動式管理來優化職場訓練,期待培訓合格的學員能提供合乎標準的服務品質以降低職場風險。

走筆至此,就覺得釋懷了許多。這樣看來我基於舊的知識經過與好友的討論之後形成了一個(對自己來說)新知識,這個知識會形塑我對成為一個專業的醫學教育者的信念,而我會依循著這個信念來發展我理想中的訓練模式,也就是多媒體教案(包含手術模擬器)的設計,執行還有評估。而恰好多媒體教案製作就有一個多媒體認知的教育理論,也就是我們之前說要讀的這篇論文“Applying the science of learning to medical education”的重點。所以我們將會在下一篇文章中來介紹這個多媒體的教案製作理論。




5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