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數位教育典範: CardioNerds Academy:

關於”網路科技將會如何影響醫學教育”這個主題,在上一篇裡面已經為大家介紹外科醫師的觀點。雖然寫作時間是在2009年,但是文中的預言的大方向跟目前醫學教育的走向是很貼切的。 那有沒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可以說明上一篇Pugh教授所期待的,”要抑制這個網路科技助長的醫學教育資源分配不均以及網紅主義可能導致的醫學教育資訊失真與資源挹注的傾斜,大學機構以及機構內的教育者必須要追求卓越而且勇敢。懂得利用網路傳播的特性來與全球的教育者合作制定內容正確的教育內容用來教育整個社會,不僅僅是下一代的外科醫師,還有需要我們照顧的各類病人還有家屬。” 答案是”Yes”!

今天我們要談的這篇文章,名為" Medical Education in the Digital Era: A New Paradigm for Acquiring Knowledge and Building Communities (數位時代的醫學教育:獲取知識與建立社群的新典範)。" 它的作者是Thomas M. Das醫師,刊登在2022年的 JACC: Advances期刊上面。 這是JACC(美國心臟學會雜誌)系列的一本新期刊,目前並沒有影響因子。按照期刊網頁的說明,它感興趣的具體內容領域包括各類心血管醫學的相關領域,而這篇文章應該是符合期刊所說的”數位健康和健康科技”的面向。 但是不要因為這是一本還沒有分數的期刊,就小看了作者。 其實他們也是一群牛人,因為也還相當年輕,不知道數十年後會不會也成為美國國家級的院士。

通常在我選擇某一篇文章作為部落格寫作的主題時,我通常都會去肉搜第一作者,因為作者的背景對於我之後評論這個文章的內容是很重要的。 這可以說是建構主義的觀點。維基百科上面對於建構主義有下列一段的說明,

建構主義認為,世界是客觀存在的,但是對於世界的理解和賦予的意義都是每個人自己決定的。我們是以自己的經驗為基礎來構建現實,或者至少說是在解釋現實。我們的個人世界總是用我們自己的頭腦創建的。由於我們的經驗以及對經驗的信念不同,於是我們對外界世界的理解也是各不相同的。

所以如果我們想要深入的理解一個人的作品,去揣摩“他為什麼會這樣想?” ,我們就得理解他的背景,至少是他的現實。 在克里夫蘭診所於2023年3月所發表的一則新聞裡,特別表揚了Das醫師,他得到了一個「醫學人文與藝術領導力發展獎」的榮譽。因為他參與了一個美國的心臟血管內科的開放性教學平台”CardioNerds Academy”的運作,而且成為其中的一個中堅角色。 乍看之下,”Nerds(書呆子)"這個字眼似乎有一點自嘲的意味。但是這個”CardioNerds Academy”不論是在設計或者是內容上絕對是我目前看過最好的醫學教學平台。裡面的課程主題相當豐富而完整,,幾乎是有覆蓋現在最新的心臟血管內科學疾病與治療技術。 美術編輯和版面圖卡也做得相當的精美,更重要的,課程的講師看起來應該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它的網址是" https://www.cardionerds.com”。 對醫學數位教育有興趣的人可以去參訪一下。

在2022年的Circulation(循環)雜誌還特別專訪了CardioNerd Academy的兩位創辦人,把對談的結果寫成一篇名為” Collab,Virtualize,Democratize: A Conversation With the Founders of CardioNerds (合作、虛擬化、民主化:與 CardioNerds 創始人的對話)的文章中。” 我請ChatGPT4.0替我解讀這篇文章的重點,尤其是有關CardioNerds的背景。 以下是它的敘述:

============================

CardioNerds 是一個在2019年由 Amit Goyal 和 Daniel Ambinde 兩位心臟病學研究員創建的平台,最初是作為一個播客開始的。兩位創始人當時都是在克利夫蘭診所和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接受一般心臟病學研修。此後,這個平台已經轉變成一個線上的、多模式的心血管教育平台。

在2020年COVID-19大流行期間,當研究生醫學教育招聘活動轉為虛擬進行時,CardioNerds 與美國心臟病學院(ACC)的研修生部門合作,邀請全國各地的心血管專業研究生計劃來介紹他們的文化和培訓機會,同時討論挑戰性病例。CardioNerds 漸漸地成為一個社群平台,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貢獻者,並成為內容創建與個人及專業發展相結合的場所。

此外,CardioNerds 還創立了 CardioNerds 學院,教育學員如何創建數位教育產品,並進行了包括 Braunwald Chronicles 系列播客在內的多種有機、雙向教育計劃。該平台的目標是使心血管教育民主化,為學習者和教育者提供開放存取的醫學教育(FOAMED)。

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間,當醫師招聘突然且首次轉向虛擬進行時,CardioNerds 的發展達到了一個重要的轉折點。這個平台不僅提供了一個交流的場所,而且在大流行期間建立了必要的團結感,通過隱藏課程展示了一個包容多樣性的社群。

============================

從以上的介紹裡面,大家可以了解”CardioNerds Academy”剛開始的時候只是兩個心臟內科的研究員醫師(甚至還不是主治醫師)自發性發起的一個教學活動。他們很熱心的來錄製心臟血管內科學主題的Podcast, 而且放在網路上免費讓大家收聽與參與討論。 很快的這個模式在新冠疫情的期間變成了一個美國心臟內科住院醫師社群很重要的交流管道,他們的熱心也吸引了許多明星醫師來參與教學。 最後參與這個論壇的社群壯大到能夠得到公部門的認同,挹注資源讓他們能夠舉辦更多的獎勵措施,用以鼓勵他們的成員製作優質的內容,引發這個論壇平台能正向成長。 這讓我們看見,要創建及經營一個可以持續成長的非營利的教學平台真的不是一兩個人就可以做得到的事。 這需要一群人群策群力不斷的計畫與經營,才能夠讓這個社團能夠吸引更多的參與者發言,可能用現在的術語來說就是維持‘流量’。 一般數位商業平台如Youtube流量是會帶來廣告的收益,但是公益平台是沒有辦法這麼做的 (弄一堆廣告會增加認知負荷)。 所以他們吸引到的就是政府經費或是天使投資人,當然美國的稅賦制度應該也是鼓勵富有的人投資在文教事業上。

抱歉有些離題了,讓我們再回到Das醫師的這篇文章。從”CardioNerds Academy”的發展的背景裡面我們了解Das醫師應該是在平台創建之後才加入團隊的,後來成為團隊中主要的領導份子。在文章裡面他使用一個專業認同的概念來說明數位科技是怎麼影響現代的醫學教育。 關於”專業認同”這個主題我在前面的文章”Growing Pains:專業認同的形成”已經有介紹過了。 簡單的說,每一個職場都是一個象牙塔,在這個象牙塔裡面的人都有共同的核心工作目標,知識技術,與信念。 每一個新來的人都從象牙塔的底端往頂端邁進,這個”登頂”的過程就是一種社會化,讓新舊成員彼此可以互相認同和接納。 在傳統的醫學教育裡面,這個闖關打怪的旅程新人常常都是需要與導師(mentor)結伴而行,也就是師徒制。 師徒制是一種垂直的在地學習關係,有點像職場家譜。 但是如果你是實踐社群裡面的”黑羊”,那你可能非常難找到導師,就失去在自己的機構裡面成長的機會。 數位平台以及社群媒體為這樣的人提供了尋找到導師的機會,這是一種水平的學習關係,你可以串聯跟你理念相同的同輩人,跟你傾慕的大師學習,即便他們離你十萬八千里。 我想這對現在的外科醫師來說是很常見的,看牛人在油管上面po的手術錄影帶來學習手術已經是一個常態。 所以Das醫師認為現代的醫學教育應該是垂直與水平的教學關係都要並行存在,也就是一個混合式的教育,因為現在的住院醫師訓練面臨最大的敵人就是時間不夠,而知識和技術是不斷地變化。 然而,在各種數位平台上面的教學資料是良窳不ㄧ的。所以Das醫師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希望能夠確保他們的”CardioNerds Academy” 平台所提供的醫療教學資訊是正確可信的,但是也能夠容許不同的聲音來理性討論,激發創意。因為大家最後的目的都是希望能夠增加病人安全和福祉。

從這個上下兩篇談數位科技對醫學教育的影響的文章可以感受出來,比起外科醫師,內科醫師看起來真的是比較能夠進行平行的團隊合作,外科醫師是需要垂直團隊”配合”,因為頭狼只有一個,也就是跟病人簽手術同意書的那個人。不論如何,這群美國年輕的內科醫師做到了15年前一位卓越的外科醫師兼教育者對於學術界的期許,懂得利用網路傳播的特性來與全球的教育者合作,制定值得信任的學習內容用來教育整個社會,以降低全社會或是全球因為貧富不均而導致的知識與健康照顧的落差。或許美國能夠成為世界第一強國的原因,除了他們具有多元的思想,也勇於發聲與嘗試,還有強烈的執行力。憑著初時的一些利他思想,他們便容易吸引資源把事情做得更好,然而企業的管理法則終必介入,以支撐數位平台能維持高品質的內容更新與服務。




3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Комментари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