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以"'問題/差距/掛鉤 "模式來寫作引言段

前文說過我在寫作目前的跨領域論文時候卡關很久,讓我卡關最久的地方就是 引言(背景)落。其實我的研究已經做完一年了, 也就是說方法論與結果論在一年前就已經完成了。從國科會期末報告的那個時候開始計算,也就是有迄今14個月的時間我正式開展論文的寫作, 期間有跟老師和研究夥伴們多次討論, 今年六月才完成初稿, 被洗臉後又砍掉重練, 到現在又花了快半年的時間反覆修改寫出第二版。反思這中間我真的犯了一些我以前告誡自己與旁人不能犯的錯誤,

第一個就是千萬不能用擠牙膏的方式來寫作, 除非你真的很有自信你的研究內容非常豐富, 層次感十足, 可以就同樣的研究結果發表好幾篇不同的論文。 像是熱炒店可以把炒雞肉這道菜變成糖醋雞丁,宮保雞丁,蒜香雞丁,五味雞丁等等。否則就是集中火力把你的實驗結果一次最好地呈現, 因為我們的論文是要投稿國際期刊給外國專家來看的, 你最好的結果別人還不一定看得上, 何況是只露出一部分的結果。

第二個錯誤就是想要把所有的實驗結果全部塞到一篇文章裡面, 嚴格地說, 我們要呈現最重要的結果, 以導向最直白的結論, 就是我們研究結果證明了我們的研究假設。在這個過程裡面我們會產生很多研究數據, 然而不是每一個數據的比重對證明研究假設都相同, 怎麼去認定還有呈現最重要的結果數據就是一種學術論文寫作的功力, 當然前提是一定不能造假或是扭曲事實

那引言段落的重要性在哪裡, 就是為你的產品做一個推銷文案。不是所有的人都會想要閱讀你的文章, 是遠在異國他鄉跟你做一樣事情的人, 也就是你的同事或者說是競爭對手。他們閱讀你的文章的目的是想要學習,或者是比較。所以你要說服這篇文章的前5個讀者, 也就是你的reviewer,能夠說服得了他們你的文章就可以獲得刊登。他們一般而言是這個領域的專業人士, 所以你要用大家共通的語言來強調你今天研究的課題是有足夠的重要性。例如以前在寫作使用葉克膜支持急性肺部失能的寫作中, 我的reviewer會是參與這個治療的相關醫師, 其中以胸腔重症科的醫師為主。因此我談葉克膜是一個高階呼吸器, 然後它該如何的跟一般呼吸器一起來使用才會改善病人的換氣功能,讓他們有機會在我們的治療下存活。使用這個機器讓病人活下去這就是一個引起他們想要閱讀這篇文章的動機, 也就是本文所謂的掛勾(hook)模式之一。如果你想要釣某種魚, 你就要放這種魚喜歡吃的餌,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 但是為什麼我花了很久的時間來做這件事呢? 簡單的說就是沒有好好的來”定位”自己的作品還有讀者。當然這件事情要等投稿被接受之後才能夠確認, 但是我的卻花了很多時間在這邊跨領域報告裡面來做出上述的我在之前葉克膜治療的寫作中已經建立的” 現實-衝突-解決之道”的背景段寫作模式。只是我一貫使用的模式比較像”獨白”, 而不是像這一篇論文所談的想要引起”對話”, 這一點是讓我覺得值得反思的地方

這篇文章我把它翻譯改寫如下, 這個是Open Access期刊, 這樣應該沒有侵犯出版社的權益。


“ 學者型作家所能做出的最有力的轉變之一與她的寫作無關,而是她如何看待期刊。我們往往認為期刊的存在是為了發表學術論文。 但事實並非如此。沒錯, 它們確實出版學術論文, 但這是為了一個更高的目的而服務的。 它們的存在是為了促進學術對話。

期刊即對話(journal-as-conversation)的隱喻是一種強而有力的概念轉變,它讓作家不再把自己的作品當作另一部手稿,而是當作對話的下一個轉捩點。

想像一下自己在社交活動中參與談話的情景:

在你四處偷聽以了解談話內容之後(談話相當於文獻綜述),然後加入談話,發表自己的意見。這時候你需要說出你為什麼對這個主題感興趣,你對它的又有什麼樣的了解,以及你想對此主題加入何種新的內容(你的意圖 “本研究的目的是balabala..”)。了解你的論述對參與對話的人很重要。 如果你違背了其中的任何一條期望,那麼他就會用背對著你或者是給你一個白眼,或者兩者兼具。因為他覺得你的意見對他來說不重要, 不能引起他想要跟你互動把話題延續下去的興趣。

這個關於對話的隱喻改變了我們對學術論文中引言(即introduction"或者是研究背景段) 所要達到的目的的慣常觀念。 要將您的作品定位為引人入勝的會話轉折,您的引言必須做到以下三點:(1)確定你想要加入談論的這個問題是一個對你的目標聽眾一個重要的問題;(2)確定目前大家對這個問題的知識有存在一個知識缺口 ;(3)在這裡設下一個梗, 讓你的目標聽眾相信這個知識缺口非常急需補強, 不然會引起可怕後果。 理想情況下,這三個要素出現在第一或第二段。考慮這個不良寫作範例:

“值班時間改革的前提是,減少連續工作時間將帶來更多和更高品質的睡眠時間,從而使住院醫師能夠提供更安全的病人護理。 現有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與住院醫師值班經驗相關的干預措施和結果;這些研究的結果相互矛盾,並被不同程度地用於證明或批評值班時間改革。 由於對住院醫師在值班後實際做了什麼以及他們如何決定做什麼的研究很少,我們不知道是什麼影響了住院醫師對值班後時間的決定。 因此,我們還不清楚值班後行為是否特別根深蒂固,也不清楚可以實施哪些教育或組織策略來影響這些行為。 研究人員最近發現,住院醫師不太可能僅僅透過教育介入來提高他們對睡眠生理學原理的認識,從而改變或改善他們的睡眠習慣: 這一結果引出了一個無處不在的知識轉化問題:如果改進知識對改變居民的行為沒有影響,那麼什麼會有影響呢?”

我們可以看出來, 作者想要說明如果我們可以發現住院醫師在值班結束後在做什麼, 如果他們不是在睡覺的話, 那一直改變值班的時間跟規則可能對他們因為過勞而無法提供好的醫療品質之間事情可能沒有很直接的幫忙。但是他沒有把"知道住院醫師下班的時候在做什麼"的資訊會對"改善他們在值班時候所呈現的品質"還有"該怎麼樣合理的規定值班的時間"三者間的關聯性說得很清楚。所以研究想要討論的問題(現實與衝突; 就是本文中所說的"問題")是目前關於值班時間對住院醫師照顧病人的品質的影響存在相互矛盾的證據。 目前還沒有想過的解決之道(就是本文中所說的"差距")就是去找出有關住院醫師如何利用值班後時間的信息,然後證明(就是本文中所說的"勾子")這些信息對於改善服務不佳的有效性是必不可少的。

在構思論文的問題/差距/鉤子時,一些語氣上的差異可能會有所幫助。看下面的例子:

1。"團隊溝通在病人安全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2。"在醫院裡,因錯誤導致的不良事件發生率高得令人無法接受,而團隊成員之間溝通不良往往是促成因素。" 請注意,第二個例子傳達的緊迫感更強。

其次,問題/差距/鉤子與研究問題和目的陳述並不相同。 也許你聽過,好的導論必須有明確的問題和目的。 這些無疑是研究報告的重要特徵。 但是,它們並不是學術對話最強而有力的切入點。 採用問題/差距/鉤子的方法會產生更強的引言。 請看下面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以問題和目的為中心,第二個例子則採用了問題/差距/鉤子結構。

1。"領導力日益被視為醫師的重要能力。 同時,合作作為醫療服務的一種價值和期望也在不斷增長。 目前尚未探討的是醫師實踐中領導與協作之間的關係。 本研究的目的是透過詢問 "在日常團隊互動中,物理學家是如何體驗領導與協作的?"

2."在醫療實踐中,領導力和協作能力備受重視,但也可能相互衝突。雖然人們一直在關注領導力和協作能力的各自特點,但卻很少關注它們之間是如何相互作用的。隨著人們對醫生有效領導和協作的正式期望越來越高,我們需要有系統地了解這些能力如何在臨床團隊中發揮作用。"

兩篇導言都有效地總結了知識缺口。 但第二篇一開篇就提出了一個問題--這些都是"價值很高但可能相互衝突的能力"--從而吸引了讀者的注意力,並有力地將自己插入了有關領導力、協作和基於能力的教育的討論中。

批判性地思考你的問題、差距和鉤子,可以幫助你確定導言中哪些方面需要採取相當的策略。 例如,你所寫的是一個真正新穎的問題(罕見事件),還是一個目前正在研究的問題(如如何實施基於能力的評估),或者是一個一些讀者可能認為已經過時或已經解決的問題(如"如何設計問題為本的學習機會)? 每一種情況都需要採取略有不同的策略。 你所發現的差距是讀者可能達成共識的差距,還是對這領域需要更多知識的程度有爭議? 如果讀者不認為有差距,那麼他們可能會認為您的文獻綜述有缺陷。 如果他們不認為差距很重要,也就是說,彌補差距會改變什麼,那麼你的故事就沒有吸引他們的 "鉤子"。

如果您還記得研究傳播是一種社會和修辭行為,那麼問題、差距和鉤子這三個步驟就最有用了。 期刊是靜態的人工製品,但期刊所容納的對話卻是動態的。 期刊正越來越多地努力營造動態會話的氛圍:研究文章附帶特邀評論,作者博客與在線首發論文同時發布,作者訪談進行網絡直播。 問題/差距/鉤子 "原則是塑造您的引言的有效方法,使其參與這種學術對話。"




3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