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到AMEE 2021一遊

Updated: Sep 8



(a)前言:

在投入教學專責主治醫師這個工作一年半之後,終於迎來了2021年的AMEE ( Associ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in Europe)大會。感覺上這是一個醫學教育的全球盛會,是每一個關注醫學教育的專業人員都必須要參與。為了配合疫情期間全球實體會議都被迫取消的狀態,本次大會是以線上方式舉行,這也相當合乎現在醫學教育的主流。遠距(線上)教學是目前Kate投身醫學教育的發展主軸,因為這就是醫學教育在科技發展上的未來。雖然線上教育在二十年或更早之前就已經開始發展,然而因為製作與傳播的技術過於複雜以及昂貴,使得它們之前的發展並不普及。但隨著網路科技的進步以及社群網站的興起,大大地降低了自媒體的門檻。如同可汗學院的創辦人薩爾曼可汗先生一樣,這位麻省理工學院及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的金融分析師,原來只是在應家族要求下,利用下班的時間遠距地教導堂妹國中程度的數學。實驗幾次後他發現使用YouTube來播放他錄製的教學影片,再通知堂妹觀看是一個很省力的溝通方式。到後來他的教學內容和方式引起了美國社會極大的關注,科技巨擘Google公司也從他的作為裡發現了它的YouTube平台可以有個正經的應用-不是只是讓一些怪咖上傳一些自己的搞笑影片博君一燦而已。利用預錄影片學習是真正地落實了自主學習,只要學生夠主動而教學影片製作的又夠簡明的話,學生的學習效果並不會比傳統課室面對面授課來得差。因為學生可以重複地觀看影片,也沒有問問題的時候可能會感受到的同儕壓力。所以Google就資助了可汗先生成立了可汗學院,在各種教育的全球化與普及化上做出極大貢獻,也吸引到全世界無數的志願者,讓他們無償貢獻自己的腦力,把YouTube建設成為了一個全世界最大的影音資源庫,免費供世界各地的使用者們隨時來搜索需要的資訊,迅速補強個人急需的知識缺口。為了推廣遠距的應用,Google公司也優化了自己的視訊軟體Google Meet,使得Google瀏覽器成為了一個線上教學的生態系,讓它的影響力在所有的搜尋引擎裡面無人可及,所以不得不說免費這個機制真的是科技發展的一個重要的助力,因為現在YouTube已推出付費方式,如果使用者在看影片的時候不想要受到隨便蹦出來的廣告干擾,那你就得付費。

Kate在過去兩年中的線上醫學教育教材製作與推廣的經驗中,看見了中文化的線上醫學教育是相當缺乏的,更不用說製作精良的教材與教案。然而製作之後,雖然作者可以引起一些公眾的關注,但是該如何將它標準化以及商品化,是一個永續經營者必須要考慮的問題。所以Kate想要從這次AMEE所展示的相關議題之中,尋找出可能的解答。

(b)與會心得

本次會議的主軸主要是談COVID疫情之下的教與學,這類發表與專題演講佔了整個內容的三分之二以上。包含的課題除了設計教學(包括評核)的技術層面外,還有如何去關心教師與學員在疫情影響之下的身心健康。在此次的會議中,Kate見識到了三種力量:

連結的力量:

AMEE在這個虛擬會議所要傳達的感覺,就是醫學教育工作者必須是活潑的,而且善於利用網路科技建立人脈連結的(networking)--有了這兩個特點才能夠是一個迅速適應環境巨變的創新者,而這些創新理念最終會集結成為一個應用生態系,帶領可以進入其中的眾人進入一個高速成長的新時代。有點像是"付費的挪亞方舟"的概念,如果你沒有辦法負擔科技的花費就沒有辦法參與這個生態系,也就會被拋棄在資訊的洪流中自生自滅。所謂知識就是力量,無法有效率把資訊轉換為知識而做出正確投資的人肯定就成為了知識經濟中的弱者,而弱者就只能被強者割韭菜。

語言的力量:

Kate深切地體認到,英文是文明世界唯一的語言。雖然說節目主持人(英籍座長)在座談會的時候鼓勵參與者踴躍發言,還說英文並不重要--但是沒人敢不以英文發言。會議中所有的內容全部都是以英文來發表的,不使用英文就無法在世界發聲,也無法融入世界。這讓Kate決定未來在製作線上影音教材的時候,必須要製作雙語版本才能增加流通,而且要鼓勵身旁的學子們,在學習的時候要習慣於閱讀原文書。否則很難與世界接軌。

科技的力量:

以美國與英國為首的西方列強在教育的科技上是領先世界太多了。此次觀察AMEE廠商的展覽,發現他們已經有各式各樣完整的數位化教案商品,尤其是基礎的醫學學科,如解剖學、組織學、病理學、生理學這些沒有什麼改變的基礎知識。把這整個學門的相關知識利用科技統整且3D數位化之後,再與各式各樣的臨床醫學影像橫向連結,可以帶來的學習深度和廣度真的是令人嘆為觀止。而智慧型手機是一個最好的收發工具,供個人或是社團即時學習與回饋。Kate猜想在不久的將來,如果這些數位化教案有多語言版本的話,老師的角色會被科技大部分地取代掉,只剩下關心學生well-being的保姆老師,還有”業師”--也就是在學生自學後給予解惑以及評估的人,或是帶領學生操作某些手動工作的專業人士。在醫學系裡面,大概”業師”就是醫師了。現在這些數位醫學教育材料的製作商就是希望能夠導引醫學院能夠買進他們的教材來應用,如此一來老師就不太需要費心製作教材了。而這個教材可能就像圖書館訂閱期刊一樣也會隨時更新。最有趣的例子就是Kate觀察到在AMEE的廠商展示之中,也包括了知名的新英格蘭雜誌社(NEJM), 它竟然不是如愛思唯爾(Elsevier)推出什麼論文編修服務,而是推出自己的數位化臨床醫學教材。其中有一套是臨床推理的線上互動教材,訂閱之後各級醫師可以隨時上線自學還有自我評核。事實上NEJM這本週刊幾乎每期都會有一個專家做的案例Review,這些案例與講評在積累非常多年之後,成為了巨大的專業醫學知識的金山。現在它的確是有這個品牌、資源和優勢來推出自己的臨床醫學教育數位商品,讓個人或機構來訂閱。這就是運用科技把知識轉變為經濟的最佳例證,也是有志者未來在中文市場可能可以做的。

本次大會Kate發表的口頭論文(short communication-on demand)為自己於去年三到五月間,使用線上翻轉教室進行心臟外科核心課程教學以及師生互動的經驗。本研究強調的是使用簡單的線上科技以及社群媒體就可以快速打造一個線上翻轉教室,來讓教學不因疫情而中斷。透過質性分析技術,Kate從學生的回饋報告發現要讓這些沒有經歷過線上翻轉教室的學生對這樣的學習方式有正面評價,有三個方式。第一個是要有製作精良的線上影音教材作為課前閱讀使用,第二個是在線上互動的時候可能要加上一點競爭的元素來激起學生的榮譽感,但是這難免會使有些學員感到不舒服。第三就是在線上互動的時候,老師要表現出友善與熱情的態度,這樣可能稍微降低競爭的壓力。結論就是老師在這個數位時代也必須與時俱進,擁抱網路科技,學習製作數位教材還有進行遠距教學的能力。而現在的科技也是越來越user-friendly,只要有心學習並不是太困難。可以想像的,使用擴增實境/虛擬實境/混合實境作沉浸式案例導引教學,必定是指日可待。






6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